论坛首页

张道根-上海社会科学院原院长

金融服务实体经济 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

上海社会科学院原院长 张道根

张道根-上海社会科学院原院长(图1)

张道根作《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若干问题》主题演讲。张道根表示,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新征程,中国要把握好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这个关键。

张道根认为,未来5—15年,一是要高度重视防止金融“脱实向虚”,有效抑制金融“自我循环”。二是要更加重视金融提供长期资本,并优化长期资本配置,以促进经济结构优化升级和经济高质量发展。三是要高度重视普惠金融发展,有序有力发展金融科技。

 

速记部分:

发言摘要

张道根(上海社会科学院原院长):大家上午好,我今天谈的是金融服务实体经济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十四五”和未来一段时间要高度重视防止金融自我循环,防止国民经济继续脱实向虚,金融最大本质是配置资金,把钱玩转,但是金融最大的危险就是只会把钱玩转,什么都不会玩,我们要防止金融自我循环,为什么要防止,中国更要防止。我们是一个大国,一个经济体系非常大,人口非常多,体量和规模都很大的国家,水大鱼多,中国的经济规模大,体量大也就意味着我们需要大金融,同时我们要注意金融在中国最容易自我循环,可以不断往上走而不往实体经济沉,这是大经济才有的。

中国发现金融的危险和风险是非常困难的,因为金融链条很长,应该链条也很长,等到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一旦来不及在中国金融要出事就是出大事,我们要防止金融自我循环,同时也看到中国金融自我循环已经有了。

中国的金融企业大概占全球企业不包括小的个体户之类,大概占中国企业数的1.5%到2%左右,但是中国金融企业占中国所有企业利润217年占45%,包括准金融加起来占65%,以1.5%的比例到2%的比例占全球所有企业利润的65%这是有问题的。

我们国家正处于一个发展阶段,由中等收入向高收入国家迈进,我们都知道世界上很多国家跨越不了中等收入陷阱,原因是迈进过程中出现了国民经济序列化,出现了金融和房地产的爆炸,出现金融资产的炒作,最后陷入金融危机,所有现在没有跨越中等收入的国家,根源是遭受金融危机的打击,南美、阿根廷、巴西如此,亚洲国家也是如此,中国必须防范。

我们国家是占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大国,国内市场规模非常大,而且经济发展不平衡,市场经济发展也不够成熟,所以在中国我们要知道,在我们这个国家发现金融风险、发现债务风险,发现隐蔽的系统风险是难之又难,一旦发现了都是到爆仓的时候,在中国金融风险未来我们要走向大循环,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为主要把金融风险确实防止住,防止金融脱虚向实,我们要防止金融,金融不能走投机赌博的歪路,不能走金融泡沫自我循环的奇路,不能走旁氏骗局的斜路,这个话大家听着,未来5—15年是中国现代化起步和关键时期,绝不能让金融把中国实体经济冲掉。

第二,十四五期间我们要更加注意金融要注重提供长期资本,我们的金融玩的是短期多,但是在中国未来5—15年更多要解决中国发展的中长期问题,所以中长期问题金融用短期的东西来拼长期的东西是拼不了的所以要解决长期资本怎么供给,如何筹措长期资本。

中国还有机会,因为我们人口总量大,我们财富增长规模大,现在人均预期寿命也高,我们2017到77.3岁了,这意味着中国的能力和资本供给的能力都是很强的,问题如何变成长期支持来支持产业结构优化升级,支持实体经济向上走,这个是大的问题。

所以我们要把握住这个大问题,我们解决长期资本问题,有一个创新资本,我们搞了科创板,确实为中国的科创企业提供了长期股权资本投资,但是我们也要探讨股票市场有问题,我们看到科创板市场短期投资高频交易和股事投机并不是那么简单,我们也看到在中国虽然科创板出来了而且都有问题的,所以我们要注意这个东西不一定解决问题,但是短期解决问题了。

我们可以看到国际资本市场的走势,美国是资本市场最发达的国家,在最近20年里面美国的上市公司数量越来越少,大家记得中国上市的越来越多,上市公司为什么越来越少,因为上市的高管在美国不得不应付短期投资所造成的巨大压力,斯坦福商学院有一个研究是上市导致科技企业创造专利的公司,上市公司可能导致企业研发短期利益细分长期发展利益,所以美国在2019年5月份推出了长期股票交易所在科创板下面设立了这样的新的板,就是鼓励企业长期投资,我们中国现在还没有,所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不是那么容易的。

另外,中国资本市场是高速发展的,整体市场发展的深度还不够,主要是缺乏长线机构投资,那包括前期的科创投资我们天使基金、种子基金和VC都是缺乏的,都不愿意往前投,只愿意往最后产业投,科创企业是没有人投的,因为风险太大,所以我们缺乏科创的基金也是长期资金,缺乏机构性长期投资所以在未来的5—15年这个问题不解决中国的产业升级是有问题的。

第三,未来5—15年高度重视发展普惠金融,有力有序的推动金融科技发展。

1,中小企业都是创新的源泉,大家不要以为大企业是这样的,所有国家中小企业是创新源泉,是国民经济现代化的关键。中小企业都是创新的,美国中小企业人均专利数是大企业的16倍,德国中小企业最具创新力,每隔几年都向市场推动新产品,我们国家中小微企业专利数占70%,税收占比50%,我们国家也是中小企业,我们国家的中小企业难处就是中小微企业融资难和贵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

国有商业银行75%以上的贷款流向国有企业,15%企业流向大型非国有企业,大家可以看到15+75是90%,中小微企业很难有,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高于10%,总体上大家漏洞可以感受到的,加上咨询费和其他费用等等应该是13%—15%左右,所以中小微企业很难,所以我们下大力气解决的问题和办法就是要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培育下沉社区的社区银行(中小银行),推动大中型国有银行要专门成立为中小企业服务的贷款机构。还是要有利有序的发展科技金融,这里我顺便说一下科技金融问题,现在科技在发展,但是我们记着科技没有改变金融的本质,科技可以使金融变得更方便、有效率,但是科技不能改变金融本质,如果谁以为科技可以改变金融的本质那就错了,金融一定会出大问题。

我们可以看到科技在解决金融问题里面主要是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科技通过大数据、人工智能各种交易平台可以及时地了解贷款双方买卖双方所有的信息,这些信息让他对企业的资质、情况、资产状况、动态情况有充分的了解,其实他没有什么特点就是因为掌握了所有的信息,他还搭了很多平台让你在平台上投资,你的投资就是你的抵押,你的所有货物的担保和双方交易信息就是你的资产,所以把这个抵押给平台了,所以平台随时可以控制你,所以没有改变金融本质,我们对科技金融要发展,但是我们同时也要注意科技金融也要监管。

为什么要发展?

第一,2018年全球金融科技中心的城市报告已经出来了,他上面指出中国在金融科技用户量和比重上现在居世界领先的地位,全球7大金融科技中心排名中国占了4位,分别是北京、上海、杭州、深圳,北京的金融科技排全世界第一,他有4个类型:

1,金融科技产业类,北京排第一。

2,金融科技消费企业北京排第四。

3,金融科技生态北京排第四。

4,总的排第一。高于美国旧金山第二,纽约第三,英国伦敦第四,我们中国已经有4个了。所以中国在金融支付、财富管理和金融市场借贷方面排在世界前列,所以我们说金融科技还是要发展,但是我们对于金融科技发展尤其要当心,现在知道所有的金融企业都在搞金融科技,因为他应该搞,他主要是解决银行和金融资产信息双方的不对称问题,他没有神秘的,就是解决不对称,历来如此都要解决。

我们要记住一句话金融这个东西,在中国只有管不住才能放的开,管不住是不能放的,一放出大问题,所以未来5—15年不能将金融乱放,中国一直控制金融防止中国受系统风险,所以我们觉得未来几件事要做:

第一,要坚守金融的基本准则,防止金融科技公司滥用杠杆(杠杆不能滥用)。

第二,坚决遏止金融市场垄断和不公平的竞争,因为金融科技最大的特点是信息垄断,所以引者通吃,所以我们金融市场一定要防止一家独大,两家独大,我们中国就不说了,中国现在是两家独大,这是有问题的,金融和科技不能两家独大。

第三,我们要完善金融的法律法规,法制先行是最重要的,对于科技金融尤其要保护用户、企业个人的隐私,这个东西不保护你将来会有非常大的问题,而且中国现代化有进步,但是我们仍然还不是成熟的完善的法制国家,在立法上必须解决这个问题。

第四,就是金融监管部门必须走在前面,金融监管要能监管住金融企业,科技水平比它很高,通常说警察比小偷水平高才管得住,谢谢大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