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首页

张来武-科技部原副部长

在数字化时代走向“融合与共享”

科技部原副部长 张来武

张来武-科技部原副部长(图1)

 

张来武以《六次产业与科技金融创新》为主题,分析了当前中国科技金融创新的关键所在。

张来武表示,当前,我们正在从工业时代走向数字化时代。在数字化时代,人们不仅仅需要分工与竞争,还必须在数字化领域走向融合和共享,这也决定了数字化时代的科技金融的创新,与工业时代的金融创新是不一样的。在时代转变的重大历史背景下,必须要一个平稳安全过渡,科技金融创新需要与监管部门进行良性合作,充分形成共识后往下推动。

张来武认为,中国科技金融的创新才刚刚开始,金融创新不再是单独的金融和科技概念,而是一个全新的概念。未来,无论是企业、产业、监管系统都面临着改革和竞争挑战。

 

速记部分

发言摘要

张来武(科技部原副部长):我讲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用第三只眼看科技、金融创新,这第三只眼睛不是三支产业理论,是六支产业理论。

第二个问题,用一个大家比较关注的一个案例,蚂蚁金服暂缓上市这个案例进行分析来看中国科技金融创新。

第三个问题,从这些案例中得出来,中国今后科技金融创新的关键在哪里。

第一,为什么要用第三只眼睛来看中国科技金融创新,是因为包括所有上市公司要有一个时代感,我们面临的时代已经向历史上曾经工业化取代农业化社会的时候,人类历史又一次面临着新的时代取代工业化社会这样一个历史的时刻,这个历史时刻最深刻的标志是数字发展标志,如果这个时代感没有你认为正确的东西,给你带来的确实挑战。

工业化的经验很多已经过时,因此我们需要第三只眼睛,这只眼睛是由第四产业、第五产业、第六产业。第四产业过去人民出版社出的第一本专著提出这个学说叫互联网+,但是那个比较难懂,更加简单的叫数据产业,也就是说一个新的生产要素诞生了,这是过去所有经济学家所没有论述的新的生产要素。这个生产要素产生了第四产业,从平台经济到数据产业,这个产业的发展今天不论述。

第五产业是智慧产业,以文化创意满足人们的精神需求,梦想和情感的需求为高附加值,在所有上市公司在未来的附加值的来源都是予以是的。

第六产业是共享产业,在数字化人们不仅仅需要分工与竞争,人们愿意不愿意都必须在数字化领域走向融合和共享,共享产业是未来第六产业。从这个角度上要有第三只眼睛看中国金融科技创新,本质和观念、理念是有巨大差异的。因为这样一个理论体系是我们第一次提出来的学说能够自圆其说,能不能让上市公司在新的挑战中获得指导和收益呢?还要看能不能就是这个学说,这件事情往下看,今天以一个案例分析一下。

蚂蚁金服暂缓上市意味着什么,在金融创新的过程中有什么启迪的意义,首先得理解一点,蚂蚁金服暂缓上市也就是说在中国互联网企业创新中由于不合作的博弈产生的第一个不是最好的结果,它是第一个纳什均衡(专业人士知道),这个均衡不是最优均衡,蚂蚁金服采取的是致利性的,对自己企业利益最大化的这样一个不合作的一个博弈方式导致了必然结果。

按道理蚂蚁金服是互联网金融中这样的佼佼者,但为什么采取致利性、利益最大化不合作的博弈方式,不是说他创造了第四产业平台经济的淘宝网,在淘宝网基础之上垄断,在垄断基础之上又进行了资产的创新,创新结果中博弈对象搞错了,把监管部门变成了博弈对象。

马云的最后一次讲话,不管大家怎么看他,但是他有一点,他把监管部门直接推到博弈对象的风口上,他采取直批中国金融系统和中国监管系统这样一个做法,无论怎么说不是合作博弈的态度和方式。

因此,大家非要理解成是因为他这个讲话导致了这个结果,恰恰相反这个结果是必然的,因为一开始就是不合作博弈,比如说蚂蚁金服采取独家代理,自己战略配送资金这样一个做法这是非常致利化的行为,而且观念定价,这个价格按科技定,他是按金融企业定,这个定价权是关联的这是不合适的。

最后定价定的很高,更多按科技企业,他说你是科技企业,但是科技企业带来的垄断,在2020年美国的众议院以200多页的篇幅已经发现了科技企业导致重大的垄断结果,这是非常不利的,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工业化导致的最终垄断,在数字化领域里,在共享世界里是需要解决的,所以由于这个问题,因此我们认为由于不合作的博弈,由于把监管部门完全做的博弈对象处理,导致暂缓上市是必然的结果,但是不是最终的结果,因为我们还要发展,有一点蚂蚁金服的案例启示了在座的各位,数字化金融跟工业化时代的产物产生了金融规则规律是不同的,我们没有办法脱离原有的金融系统一步走到数字化时代,但是我们也不能停留在工业化时代,由于这个问题本身是严肃的,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暴露了问题。

我们刚才说博弈的最后的表现是马云的演讲,但是马云的演讲不是个人的演讲,他代表着蚂蚁金服的互联网金融创新过程中感受到的问题遇到的管理他认为是逐渐的管理,他感受到的不舒服的气氛用了批判性的说法,他认为中国没有系统性风险,因此中国没有金融系统,这些话应该是很过分的(与事实不相符),但是他说的东西是科技金融,科技金融的创新跟工业时代的创新金融是不一样的,因此能不能采取不同的方式管理,这个要跟监管部门进行良性合作,充分形成共识以后才来往下推动,而不是说采取批判,批判金融监管部门金融系统是与事实不同的,银行系统是高度工业化的产物,中国的银行系统不仅有系统,而且近几十年发展的很充分,我们像科创板在中国落地(从美国留学回来非常惊讶)。

今天的中国金融系统发展是成体系的,发展是非常迅速的,金融监管部门很多领导很熟悉,在全世界非常有专业水平的,所以因此我觉得这些争论只能由一点判断出来,蚂蚁和蚂蚁金服本来是中国互联网+企业第四产业的标杆性人物和产业,他不懂第三四产业,他不知道,因为他本身就用这个产业理论分工和见证的行为指导自己,这个说明诞生三次产业批判工业化产物的时候,因此我们希望他应该自己有更新的过程。

第三,我们觉得并不认为互联网金融企业就说过激的评论就应该一棍子打死,恰恰相反,中国科技金融的创新才刚刚开始,这次的暂行规定也是暂行规定,那从这一点我们要说第三点,第三点怎么去进行未来的新时代的科技金融创新,他的关键在哪里。今天我们开年会一方面看到高度发展已经发展到科创板,但是另外一方面感受到与2018年的数据为例,我们面临非常重要的转型和科技金融挑战:

一,2018年的证券市场和GDP比是135.5%,那这意味着2017年比下降了41.1直接融资的比例,中国为什么直接融资的比例大大下降,而且我们还包括了债券,债券的发展很迅速,但是中国的债券市场基本上又回到了银行持有,虽然是资金融资但是转了一圈就变成了间接融资的影响,如果考虑到这样的因素中国的直接融资的比例大大下降了,这就说明了在新时代大家的金融是谨慎的,中国很多金融(宏观、居民)杠杆率发展太快了,对中国造成系统性的金融风险,中国存在的金融系统也存在着系统性的金融风险,这些数据我们不说了。

我个人认为应该坚决支持金融监管部门的监管,不用管工业时代的产物还是怎么连着数字化时代的产物,他必须有平稳的安全稳定的过渡,那跟监管形成共识以后才能达到合作博弈的效果,在合作博弈的条件下新时代的数据化的科技金融才行,我看到了蚂蚁金服的态度是配合的,你配合金融监管系统形成共识了以后再合作博弈的条件下进行科技金融创新。

二,科技金融创新的关键是什么?有一个概念大家要摒弃工业化时代的理念“科技很重要,科技要经过转换,转换基础研究、应用研究,企业应用在上市公司风险投资的跟进,怎么在漫长的转化过程。”这个是工业化时代的理念,这个是一部分的专业科技经历的科技创新的历程,但是有一个历程是不同的叫做数字化技术,数字化平台,数字化经济带来的叫做科技和金融。

在云计算中间我们知道软件及服务、平台及服务、基础设施及服务,如果你把人工智能区块链大数据云计算平台待到经营竞争系统里面就是软件,平台及金融,没有中间的缝隙,他们是成为一体的。如果我们形象来说金融是母亲,科技是父亲,产生的科技金融是儿子,不再是分裂的,因此在你们的概念中科技创新是概念,金融创新是一个概念,科技金融概念是完全不同的,科技金融是一个整体不可分割的,他已经是儿子,不再是母亲和父亲,虽然是有母亲和父亲的基因,但是他是下一代的产物,是新时代的产物。

如果在你们的产品中科技和金融那么高度分离的话说明你没有获得新时代数据化的充分的创新方面,所以因此要知道这一点哪一点无论是企业还是产业、监管系统未来面临的改革和竞争挑战,特别是在数字货币和区块链中显示。

举个例子,在目前不断愿不愿意,疫情告诉你网课、网购、网上的生活是逃离不掉的。

全世界有35亿互联网用户都进行数字支付,不管你愿不愿意,你未来要逃离这样的新时代,你只能被新时代所淘汰。

即使是央行,全世界80%的央行已经在用央行数字货币,其中10%在进行试点,今天中国深圳、苏州、成都几个地方已经进行数字人民币的试点,但是数字央行人民币是国家控制的数字货币,是人民币的数字化的形式,他不完全代表区块链下的虚拟货币、数字货币,这中间关键怎么处理也就是中心化的关键是什么,监管条件下非中心化的处理是什么样的处理,科技和金融不结合的时候传统工业化范式结合的时候是什么方式,科技和金融生成儿子的时候产生新产品的时候是什么样的监管范式,这个是中华民族智慧宽容的合作的进行探索和创新。我们不仅支持监管部门的监管,我们还坚持支持上市公司和创新者的失败事情,他即使是失败的也是民族最宝贵的,谢谢大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