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首页

潘峰-中国农业银行安徽省分行副行长

投行视角下的徽商产融创新之路

中国农业银行安徽省分行副行长  潘峰

潘峰-中国农业银行安徽省分行副行长(图1)

 

发言摘要:

提到徽商这两个字沉甸甸,始于南宋,发展于元末明初,形成于明代中叶,盛于嘉靖,清代乾隆达到鼎峰,直至嘉庆、道光年间,前后达六百余年,称雄三百年,其吃苦耐劳的创业精神,贾而好儒的人文精神、生财有道的心跳准则传承至今,被称为徽商精神。

如今的安徽我们生逢其时,也是满载活力,我们是国家技术创新工程的试点省,区域创新能力连续8年稳居全国第一方阵,制造业特色鲜明,我们的笔记本电脑产量占世界的1/10,冰箱、洗衣机、空调、彩电产量占全国的1/4,工业机器人的产量已经位居全国第二位。

我们形成了“芯屏器合,集终生智”的产业发展创新格局,并在往前阔步迈进,我们新徽商的崛起也离不开资本市场最活跃的因子——上市公司,资金是我们企业发展永恒的话题,对上市公司而言,我今天说的上市公司也包括拟上市公司,或者是准备成为上市公司的,科学合理的融资方式能够帮助我们企业有效的融合资金,实现跨越发展,弯道超车。

对商业银行而言,上市公司是离不开资本的,无论是种子需要资本,导入的时候需要资本,发展需要资本,并购需要资本,从而处处蕴含着对我们来说的商业机遇,我们银行也唯有满足好这些需求,才能在服务好实体经济的同时,实现我们自身的快速健康发展。

当前,我们安徽农行存款规模6000亿元,贷款规模5000亿元,我们已经成为当地存款规模最大,盈利能力最强的最具竞争力的金融机构,我想这与服务好我们当地的这210家拟上市、已上市以及现在的一批企业是分不开的,我们这210家目前的上市公司和拟上市公司大多与我们开展各类合作。

今天题目从三个角度来简要阐述,一方面还是说一说我们公司在融资上面的关注点,第二是基于我们从投行的视角,来说一说我们银行包括我们农行目前成熟的产品线,最后也就是实现这样一种创新路径或者是方向。

上市公司或者是大家融资的关注,虽然形式有多种变化,但是它的核心始终没有变,从融资要素来说一个成本,从高到低。目前大部分还是贷款最低,债券是第二位,股权是第三的。

获得融资的便利性,从易到难。也相对而言是贷款最易,债券次之,股权最难。

从风险的角度,偿债风险的高低肯定发债最高。在信用债市场上,一旦出现违约,不仅对自身的伤害是巨大的,对区域的伤害是巨大的,对整个信用债市场的伤害是最大的,刘鹤副总理在上周末讲话强调,要稳定金融市场。

从期限而言,我觉得期限实际上是企业要根据行业和自身的实际,保持自身合理的资产负债率的前提下,与现金流匹配为原则,合理发放股权融资的比例,这是最为根本。就企业发展目标或阶段而言,我们在座的很多企业家,在初始阶段可能是为了生存,主要是有资金,无论是股权债券活下来再说,只要有就是好的。

到了成长阶段,你的原材料采购,你的生产,你的销售,你的应收账款的管理,都达到一个比较成熟的时候,可能那你就要考虑实际控制,利润的分配,融资便利角度来做好股权、债券等方面的平衡。

而到成熟阶段,更考虑到融资成本、便利性还有企业战略的角度,那就多种融资进行的平衡,可能更不愿的是让渡股权,所以在不同的阶段,客户、企业对融资的想法、思路是不一样的。同时,还有地方政府政策的因素,因为每个地方政府对经济金融支持力度不同,如果当地政府也出台了包括对上市一些产业的鼓励创新政策,也可以在做选择融资渠道综合考虑,特别是我们的合肥,这几年在做得很优秀,在市场上得到大家的认可。我们市政府变成很大的一个PE,以政府的资本介入,成为一个可以带动更强产业更大体量的一种发展,这也是一种新的模式,如果没有资本的介入,合肥的创新是不可能达到目前的这种状态。

投行的视角,简单介绍一下我们目前市场上的全能的产品线。我们现在成功运作一批具有较大市场影响力的项目,理财的规模达到2万亿,投资于债券、非标、权益类的等,也获得多种荣誉称号,从产品线来说银行肯定债是主体,权益类的投资随着我们农业银行集团化发展以后逐步在介入,所以我们的产品从两方面来说,一个是在原有的债基础上升级,附加功能,我们提升债券类产品的内涵,比如说永续债,顾名思义是债,但是永续,它既可以进入客户报表的权益类,也可以进入你的负债类,那是要看条款怎么设计,只要在还本要求上做出相应的会计准则的变化,可以引入权益类。这个对企业要求非常高。

资产证券化,有现金流的资产,都可以证券化,现在银行比较亲睐像汽车金融、花呗、借呗、消费信贷、住房按揭贷款、银行信贷资产等,我们都可以做一些证券化的安排和要求。

第三融资租赁,依托租赁我们融物与融资相互结合,打破了一些传统的关系,这个产品从本源来说,是我们民营的一些企业家最希望融资租赁的产品,成本虽然高一点但是我可以避免短贷长用,因为民企在商业银行特别是固定资产贷款这一块非常难,大部分是流动性资产在里面,期限不匹配,压力非常大,融资租赁产品是非常适合大家的。

同时,融资租赁在国有企业它拥有增值税的13%的抵扣,融资成本的抵扣,同时融资租赁市场伴随着政策的变化,它一直有不同的变形,我记得几年前当时在外管政策很紧的时候融资租赁如果有外方投资的部分,有投入差,形成1比10,把外汇资金进入到本企业来,外汇市场资金非常的便宜,如果引入来再叠加融资租赁,税收抵扣的,可以给我们企业带来大幅降杠杆。

第四功能型的非标融资,我们在传统基础上叠加了第三方代偿,永续债权,收益权,应收账款转让,满足客户出表、降杠杆,还有权益变现、权益融资的需求。

真正权益类的产品,增股权。2005年以来我们资本市场实现融资接近15万亿,主力是定增,其次是IPO,公开增发,权益类的融资是上市公司首要的选择,我们农行也发挥了集团优势,依托我们现在的一些农银国际、农银投资、农银理财围绕上市公司包括非上市公司,不断丰富我们权益类产品。

一个是打造“银行+VC+PE”的新模式,我们依托农银国际一些证券公司,私募股权投资公司我们一起合作,提高我们农行还有我们子公司内部投贷联动。我们前端可以投,后端我们觉得好也可以贷,同时畅通农行加上VC、PE的公司,还有农行加其他的机构,就是以不同的主体参与进去,无论是投还是贷,无论是内部整合还是外部的金融机构整合在一起,满足企业这种从生命初期到后期整个完整产业链。

第三是实现真股权的投资,我们依托农银投资,按照市场化、法治化的原则,成立的初期是做债转股,现在也是它的主营。我们通过这个平台也是实现了一些股权的投资。

上面是从债的升级和股的角度进行阐释,各大商业银行总体来讲我们经营范围是差不多的,无非是各有特色,各有对客户的选择和偏好风险而已,总体来讲架构是差不多的。

第三部分简要汇报一下我们的路径选择如何。

第一肯定是聚焦国家战略,服务我们实体经济,服务新旧动能的转换,这在安徽现在感受特别的明显,我们做银行与很多的企业打交道这么多年,一路走来现在发展到什么阶段也比较清晰。像我们的交控、机场这是围绕安徽省内重大的铁路、公路、水路、航运也在不停的做出新的大投资,还有轨道交通,我想围绕实体经济国家战略是我们牢牢把握的方向。

第二服务宏观经济去杠杆,依托债转股、资产证券化、功能性非标业务、股权融资和永续债等助力实体经济,这些年我们的债越来越大,股权融资的比例在不断的减少,我们总体来讲在疫情也好,这几年发展也好,货币出来更多的是以债的形式出现,真正以股权的形式是少的,同时房价的上升,百姓的个人负债率也会不断的上升,所以整体社会一个经济结构降杠杆,降低资产负债率也是一个迫在眉睫的事情。

所以围绕这些方面,同时还有产能过剩的调整,我们怎么去存量盘点调结构,把有效的信贷资源投入到我们新经济和新业态当中去,比如说特别是在央企建的企业,省属国资委的企业,都有考核降低负债的要求,这都是我们服务的点。

第三是服务创新和国家建设,特别是我们省内科创企业,我们现在一些先进的制造业产业集群,包括科大讯飞、国轩高科、华米科技等,像基板玻璃,这些都是卡脖子的工程,刚才俞院士也介绍了未来的这个硅基也就是新材料这一块,也是引领。像这些方面服务创新国家建设也是我们重点要投入的领域。

第四是服务乡村振兴,作为农行,在今年脱贫攻坚实现的基础上,下一步乡村振兴也是发展战略,特别是在县域农业银行在这一块也是有得天独厚的优势,这些年我们也深刻感受到很多农业的升级换代,上市公司在我们的县域领域也不停的在涌现和出现。

聚焦重点客群实现服务升级,第一实现上市公司和拟上市公司,包括我们服务好外地上市公司的项目,现在这些外面的上市公司也在不断的开展项目围绕重点产业链,以前我们安徽产业是落后的,我们往往是承接,但是这几年现在有一些最优的客户,是跟着我们的头部企业来调整他们的产业链上的结构,这是一种质的变化。我想我们现在特别是在合肥,紧紧围绕着我们形成的“芯屏器合、集终生智”产业结构,每一个字后面都有客群,都有龙头企业在后面,而且都是运作的比较成功,或者说相对成功,这是我们合肥现在最亮的名片,最具有潜力的一块重大资源。像一些大的项目,投资都是上千亿,给产业链上带来的配套,带来的潜力是巨大的,我想我们在座的各位,应该也都深刻的感受到,如果我们围绕产业链上做深做透,吃下一块也是能够成就我们的事业。

第二是关注国企的混改,我们安徽像安徽水利、交通设计院、淮北矿业等已经实现了国企混改,未来将更多促进企业长远竞争力的发展,同时还有一些企业还要继续走国企混改的道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银行也是有非常多的金融服务方案的提供。

第三是服务中小企业,国家把供应链放到国家战略来做,我们现在小微企业更多希望通过核心企业的信用输出,我们跟核心企业的大数据接在一起,然后才能以更好的信用方式或者说准信用方式来提供一些有效的融资的服务,来做大做强做优我们整个的供应链。

最后是聚焦区域的特色,铁基、铜基、生物基、硅基,都是涌现了很多的新材料、新机遇。

优化银政合作机制,与政府共同搭建投资基金平台,以合肥市政府为代表的形成一整套的投资做PE的这种能力,他们现在看得准,而且敢于下手,大家千万不要以为是脑子一热出来的,其实都有严密的认证出来的,在其它地方没有做成在合肥做出来,绝对不是赌出来的,而是一点一点积累过来的。

第三是形成全周期的金融服务链条,瞄准种子、成长、PE等企业全生命周期的投资基金,无论是国营还是民营的,现在的公司如雨后春笋越来越多,包括我们总行以前不怎么到安徽来,或者来得少,现在不停的来我们安徽、芜湖,发现有非常多的机遇所在,同时还有中介、知名律所、服务机构这些顶级的中介来,也反映这个地方区域经济的活跃程度。

我们作为徽商今天我们在这里共聚一堂,共商发展的大计。从我们徽商上一轮的没落以来,走了一些弯路,我们现在站在新的历史平台上,我们面临这么良好的发展环境,这么让人振奋鼓舞的时代,希望我们大家能够共同努力,为我们安徽经济的发展,为我们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之梦做出我们自己应有的贡献,谢谢大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